首页 »

“锐实力”这个说法,主要是针对中国哪一个国际形象而言的,是个什么样的“酸葡萄”

2019/8/15 11:01:28

“锐实力”这个说法,主要是针对中国哪一个国际形象而言的,是个什么样的“酸葡萄”

约瑟夫·奈,这位发明软实力概念的著名学者,最近针对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与价值观影响力的逐步增强,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锐实力。

 

他洋洋洒洒,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一个意思,软实力很软,只用文化与价值观去影响别人,即“软实力利用文化和价值观的魅力来增强国力”,美国和其他的“民主国家”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中国也想这样做,或者事实上这样去做了,那就不能叫软实力了。

 

似乎,毋需证明的是,美国与西方总是很温柔友善的,他们以这种温柔友善对别的国家产生了影响,所以称为软实力;而中国是“新威权主义”国家,如果对别的国家产生了影响,那一定不是基于温柔友善,而是“利用结合了颠覆、欺凌和压迫的手段”,所以只能叫锐实力。

 

这,泾渭何等分明。

 

是的,近年以来,中国正在向世界,包括西方国家产生文化影响,那种“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文化态势正在发生逆转。2015年,韩国KBS电视台推出《超级中国》的七集纪录片,受到韩中两国媒体、学界、民众热议,对一些人产生震撼感。然后,就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后,欧美国家的媒体对中国进行了总体比较客观公正的报道,其中具有文化意味的有两例,一是法国《世界报》2017年10月15日发表了《中国,强国崛起》的文章,而美国《时代》杂志则在2017年11月13日发表了《中国赢了》的文章,之所以说具有文化意味,乃是这两篇文章的标题都使用了汉字。这使人想到在中国一度存在的现象,由于对西方的向往和崇尚,无论是在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期间还是在1980年代,中国的文化人总是不忘在中文文本中使用英文,连民主和科学都在中文文本中变成了“德先生(democratic)”和“赛先生(science)”,中国的广告牌上满是英文,中国年轻人穿的T恤上也涂鸦各种英文句子。

 

可是,就在当下,西方世界也不得不要关注中国,不得不要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了,也许,这些影响还不算大,但是,其标志性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包括约瑟夫·奈先生在内的一些西方人士不愿意承认这是中国软实力的表现,必须将其丑化为“锐实力”(sharp power)。他们之所以这样思维,无非是中国不再是一个软绵绵的国家,中国不仅有超级规模的经济实力,有新“四大发明”,还有日新月异的科技增长: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7年1月20日发表文章,以2016年中国的超级计算机、射电望远镜、量子通信卫星为例,觉察到,自1979年中美两国建交以来,“美国对中国在体制和观念上的影响远超于中国对美国在品位和价值观上的细小影响。2016年中国的大计划可能已经开始打破了这种平衡。”中国不再是一个话语国家,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强势国家。

 

众所周知,中西方的文化关系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走了之字形的路。18世纪时一度形成了“中学西渐”的局面,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也认为,在当时,“中国对欧洲的影响比欧洲对中国的影响大得多”,中国“开始被推举为模范文明”。一定要说软实力,当时的中国靠的就是软实力,中国以其悠久而富于魅力的古来文明——从茶叶、瓷器到哲学、文学,乃至于园林艺术,让欧洲人学习了一把。

 

到了19世纪中叶,为什么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一下子就不行了,中学西渐转换为西学中渐,软实力还真软了呢?这就是鸦片战争带来的改变,这是一场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战争,道义已经不重要,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硬件、技术、装备。正如费正清所说,在鸦片战争中,“中国的学者、官员认为他们自己更明事理,但却无从证明这一点。船坚炮利是一件决定性的事实”。 另外,费氏在其主编之《剑桥中国晚清史》还说:“炮舰外交揭露了关于中西交往中谁说了算这个反复未决的斗争。”

 

其实,整个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历史就是这样,凭借先走一步的优势,西方文明对整个世界大行扩张,在炮舰的掩护之下推行其文化与价值观。今天,西方的帝国主义政策已经风光不再,但也余威尚在,必要时还是硬实力先行的。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国际学界一直有另一个概念,那就是“文化帝国主义”,指的就是西方依托强大的经济军事科技实力,将自己的文化与价值观传播在世界各地,看得出,“文化帝国主义”就是所谓文化软实力的实质所在。只有在掩盖住扩张主义历史时,约瑟夫·奈先生的软实力才是纯洁干净的,但历史是抹不掉的。

 

对中国来说,软实力被说成锐实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必在意,锐实力就锐实力。自己是否对别的国家实行过帝国主义,是否在人家的土地上烧杀掳掠,这不是什么讲不清的事情。欧洲人把北美土地上的印第安文明、大洋洲土地上的毛利人文明都摧毁了,他们还敢说自己是靠软实力走天下,我们和平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文明,就算同时在经济上支援了别人,又怎么啦?犯不着不高兴。

 

但是,中国人要明白而不能犯糊涂的是,中国今天之所以在世界上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之所以别人要学习中国文化,之所以总有人要到中国来示好,之所以会在纽约、伦敦出现中国春节场景,这全在于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带来的成功,在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于中国之“锐”而非“软”。没有邓小平当年提出“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中国何以赶上世界?没有中国的现代化,五千年古老文明何以辉煌?搁了五千年,人家还不是想打就打吗?为什么人家今天要对五千年古老文明表示尊敬了呢?就因为你强了,锐了。依我看,中国有了“锐实力”,这是件好事而非坏事。应该感谢约瑟夫·奈先生的启发。


作者为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